永昌四十八年秋。

    南海州平丹县的某处破庙里,睡梦中的林子然隐约听到有人叫喊,睁开眼后,果然见一个矮瘦男子站在自己身边,嘴里还叫嚷着:

    “大当家,不好了!”

    “大当家,官兵进山了!”

    躺在破床上的林子然眼珠子快一扫,随即把目光落在边上的这个矮瘦男子身上。

    同时口道:“官兵进山了?冲着我们来的?”

    罗麻子哭丧着脸道:“外头放风的兄弟报告说,有伙官兵直接朝着我们这里来呢,肯定是他们现是我们抢了车队,现在找上门来了!”

    听到这话,林子然心中暗骂:王八蛋!

    他林子然本是地球上的一个良民,奈何几天前一觉醒来,就是来到了异世界,并且俯身到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土匪头子身上。

    这个异世界乍一看和地球上的十九世纪非常类似,已经是进入到了蒸汽革命时期。

    但是这里依旧不是地球,因为他们没有七大洲四大洋,而是有着五块大6,大6之间被海水阻绝。

    这穿越了不说,而且还成为了一个土匪头子,这个土匪头子不久前刚带着人抢了一支商队。

    这不算啥,关键的是,他们抢完才现这是帮官兵运输军服的商队。

    抢了一堆军服回来不说,结果还惹上了官兵!

    这不,现在官兵已经找上门来了。

    林子然连忙起来,同时道:“来的官兵有多少?距离多远?”

    罗麻子当即道:“有五百多人呢,还带了小炮进山,估计半天时间就能杀到我们这里了!”

    听到这话,林子然就是知道来硬的是不行了。

    他们不过是一伙百来人的流匪而已,这来了五百多官兵,而且是枪炮齐全,根本没法抵挡,唯一的办法就是跑路!

    林子然一边往外走一遍道:“让兄弟们都起来,我们立即离开这里!”

    罗麻子很快就是跑出去叫人了,他们这伙人都是流匪,属于一把生锈铁刀,一杆破火枪,一袋霉干粮,立即就能浪迹天涯的那种。

    因此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说跑就立即就能跑,半点都不带含糊的!

    只是没多久罗麻子就是再一次回到林子然身边道:“大当家的,那批军服怎么办?带走?”

    “带着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还敢拿去卖给官府不成,扔了!”然而林子然说到一半,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口中道:“等等!”

    林子然略微沉思了后道:“让兄弟们都换上军服,我们伪装成官兵走!”

    罗麻子当即道:“大当家高见,我们装成官兵的话,肯定能够瞒过官兵的耳目,然后顺利逃脱的!”

    林子然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原身抢来的一批军服得有好几百套呢,而且军服鞋子帽子一应俱全。

    如果换上这些官兵的军服伪装成官兵的话,兴许能起到预料之外的结果!

    毕竟他们现在这一大群人太显眼了。

    一个个穿着五颜六色,匪里匪气不说,而且还人手一杆滑膛枪。

    谁看见了都知道这是一伙土匪!

    这么显眼的他们,就算是能跑得了一时半会,但是想要长时间躲避官兵的围剿,怕是很难。

    林子然吩咐下去后,众多土匪们虽然还有些迷糊,但是却也是穿起了军服。

    上百号壮汉在荒山野林里换衣服,啧啧,那场面……

    等所有人换好了军服后,林子然下令把剩下的军服一把火全烧了。

    这是为了迷惑官兵,让官兵都认为军服都已经被烧了,不然让官兵找到了这些剩下的军服现数量不对,立马就会猜到有一批军服下落不明,进而猜测到有可能是被他们这些土匪穿了。

    处理完这些,他才带着人钻入了山沟里。

    约莫半天后,这破庙里又是迎来了一伙人,这些人自然是追击林子然他们而来的官兵,只见其中一个为的军官看着烧成了灰烬的马车以及边上散落的部分军服,气的大骂:

    “这些该死的劫匪!”

    而他口中的劫匪,这会已经是跑出去很远了!

    后续一路躲躲藏藏,在山沟沟里连续钻了好几天后,他们才是摆脱了追兵。

    期间他们这一身军服还真挥不小的作用,好遇上了几次官兵,都被他们假冒官兵给混过去了。

    这算下来已经是跑出来了一百多公里了,横跨了三个县进入了罗河县,追兵早已经是不见了踪影,算是初步安全了。

    然而这会罗麻子却是走到林子然边上道:“大当家,我们这粮食不多了!”

    林子然听罢也是略微皱眉!

    他们这一伙人已经是连续跑了好几天,而且为了隐藏踪迹,尽往山沟里钻了,路上也没来得及收集粮食。

    这才导致了手中余粮不多。

    而一旦断粮,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这年头大家落草为寇,都是很现实的,就是为了吃饱饭而已!

    这东躲西藏,跑来跑去没什么,但是林子然要是敢让他们饿肚子,不用两天功夫,所有人都能走光自谋生路去了。

    而手底下没人没抢的话,林子然很担心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前途。

    从原身的记忆里他可是知道,这可是个正儿八经的乱世,而且还是个枪炮齐全,已经是用上了蒸汽机的乱世。

    到处都是在打仗,民不聊生。

    在这样的乱世里,没有什么比有人有枪更让林子然有安全感了。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就是稳住手底下的这伙土匪!

    要稳住他们也简单,其他乱七八糟的都不用,有口饭吃就行了。

    就是这么简单,这么纯粹!

    在这个乱世里,能吃饱饭,已经是绝大部分普通人毕生的追求了,也是他们这些人落草为寇的根本原因。

    所以,他必须短时间内找到粮食!

    林子然当即就是掏出了一副简易的地图,对着地图沉思半天后道:“我们去青山镇!”

    罗麻子一听,有些疑惑:“这青山镇太偏僻了吧,怕是没多少油水啊!”

    林子然口中的青山镇,位于罗河县西北角,南边是一片山地,北部是丘陵,只有中部才有少许的平原。

    因为南边的山地难行,这个地处偏僻的小镇距离南边的县城虽然直线距离不过四十公里,但是走起来的话,怕是没个几天时间走不到的。

    林子然继续道:“如今这个状况,这种偏僻的小地方,刚好适合我们落脚!”

    “而且这周围除了这个青山镇,也没什么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他们如今就是在青山镇南边的山地里,周围根本没什么村落城镇,顶多也就是有几户散居的山民而已。

    不但人没几个,而且跑的还特别快!

    这些山民警惕得很,一看见大队人马过来,管你是土匪还是官兵,往往都是直接带上粮食细软,干脆果断地钻入山林里。

    可不会傻乎乎留在原地的!

    如今他们唯一能够去的,也就只有青山镇了。